我討厭假道學、偽君子。

大部份的政治人物都是這樣,所以看日劇的"
相棒",最喜歡主角"右京"先生揭發那些人的面貌。

其實,談論政治很容易傷感情,但是台灣扭曲的政治發展,累積的不爽讓人不吐不快。

所以,不喜勿看!

















我只把自己的看法寫下來,有一點小小的期望是政客會反省。我也知道,粉絲心態,如果,你覺得我有詆譭到你心中的偶像,請參考蔡英文的呼籲"可不可以不要再召喚政治明星來崇拜,而是召喚出負責任的新世代,把國家的擔子扛起來?"

我覺得曾經執政過的人說得話要更謹慎,更小心,批評別人也應該先反省反省自己。也要先為之前的錯誤道歉與檢討。因為很多現在出現的亂象,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因為,承認錯誤,才能找出改善的解決方案!

我不得不承認,其實對民進黨有很大的期待,也希望蔡英文能代領民進黨打敗傲慢的國民黨,但是從她參加初選的演說,我不得不告訴自己,還是假的(跟馬的空洞內容沒差別),政治人物用言語包裝,用造勢隱瞞自己之前的不作為與對未來極為空洞的想法,又再度表露無遺。形象好又怎樣,能解決問題嗎?

看一看文稿,我用紅字標出來的話,她怎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得出口?
她真的認真和黨內的各方人馬做好溝通、協調了嗎?
真的小吃攤小朋友用油膩的桌子寫功課是從馬先生執政才有的嗎? (她從政那麼多年,怎麼最近三年才有體會?)
城鄉的差距擴大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教改的大部份時期不是民進黨在負責嗎?

她曾經在中央政府當官,金改的啟動不就是民進黨中央執政時推動的嗎? 如果政策本身沒有錯,但是為什麼國銀被與扁家友好的人併吞?民進黨當時的良心在哪裡,蔡英文當時如果能如她看到市井小民的辛苦,為什麼不作為?她被問到扁家事件時,態度上難道沒有政治考量?民進黨失去政權傷害多少台灣人的心(就像我岳父岳母),她真的懂得那些破碎的心靈嗎?批評現在政府,對我來說已經太晚,當初就不應該失去執政的機會。會讓國民黨重新執政,民進黨到底反省了沒?

現在,選民很清楚選錯人來治理台灣是一件痛苦的事,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的那種痛苦其實需要很長時間來治療,大家還是希望民進黨健康的長大,只要一有機會,還是不放棄。所以,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真的以為是自己扭轉了乾坤。
可能民進黨裡的政客不在乎,但是如果妳,如妳所說的是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對於現在國家舉債如此之高的情況,不再舉債情況下,妳又
如何讓城市裡的年輕人買得起自己的窩,
如何讓鄉村裡的年輕人不必擠到城市搶工作。
如何讓有創意的年輕人可以一展所長,勤奮工作的年輕人會得到基本的保障
如何讓未來不會被毫無節制地透支。這一代會停止拿自然環境與資源的濫用,
如何讓停止犧牲財政紀律,來換取選票或美化政績,不讓子孫背負沉重債務。
妳的團隊內有哪些人真的有能力,拍胸保證可以做得到妳的訴求?
民進黨千萬不要落入集體自我催眠!做得到,最重要。

沒錯,目標太遠大了,加上國際局勢瞬息萬變,中共的打壓可能都會是妳會拿來用的藉口。實在沒有辦法從妳的演說聽到如何落實,因為,台灣有大多數的人就是為反對而反對,願景人人會說(馬也不會說不出口的),如何讓大多數的人願意讓民進黨東山再起,需要很大很大的努力,妳盡力讓那些反對民進黨的人領悟到了嗎? 我覺得妳又早留伏筆

召喚出負責任的新世代,把國家的擔子扛起來?

所以,我不會說:「把未來交給我,大家等著過好日子。」我會告訴大家:「未來是大家的,為了讓子孫過好日子,請大家跟我這樣做。」

會不會到時候,妳可能會說,因為我不夠政治、不會算計,願意挺身而出的人才難尋;國民黨故意杯葛我的施政與預算(這已經可以想像的到)!

妳如何證明妳可以找到負責任的新世代? 妳可以讓國民黨浪子回頭,真的為台灣著想來支持妳所組織的政府?

我真誠的希望,民進黨務實的去看台灣的長久以來累積的問題,把解決方案與人選踏踏實實的提出來,讓真的想為這塊土地努力而且真的有能力的人發揮他們的專業,而不是像上次執政、用酬庸式的安排中央政府人事。這樣的民進黨才是真的不一樣。如果民進黨的執政能力如妳所說的那麼好,把現在執政縣市的負債減少的狀況公布出來吧!中央政府的赤字,國民黨與民進黨各佔的比重有多少。數據會說話的。

如果妳敢保證這一點(讓專業的人來主管各項事務)還能贏得民進黨的黨內初選,我覺得民進黨的改革才是真的,選她台灣才真的有希望,否則,大我覺得妳其實還是很政治,很會算計的一位政客而已!


她的演說全文如下---------------------------------------------------------------------------------------------------------------------------------------
各位朋友、所有台灣的人民:

今天能夠站在這裡,我的內心充滿了感激,還有責任。三年前,秉持著一股強烈的責任感,我接下民進黨主席,我知道很多人並不看好。有人說我不夠政治,不會算計,無法在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存活。但三年來,我向社會證明,政治不需要算計,更重要的是溝通和信任。

也有人說,我跟民進黨的淵源不夠深,無法帶領這個跌倒受創的黨。但三年來我們也證明,強韌的民進黨可以浴火重生,不僅跟國民黨可以分庭抗禮,更有能力一步一步重返執政。

和很多前輩相比,我的黨齡確實不長,所以我要感謝給我支持的黨員、黨工、公職、和群眾,是你們的支持和鼓勵,造就了今天的民進黨,也謝謝你們願意接受這個樣子的蔡英文。

我很感激這塊土地和我的家庭,對我的栽培與教育,讓我可以專心追求我喜愛的學術與專業。但我也明白,很多人並沒有這一份幸運。

這兩三年來,我奔波在台灣的大街小巷,在菜市場、路邊攤、小吃店,常常會看見幫忙家裡做生意的小朋友。他們放學回來,在油膩的桌上,在昏黃的燈光下,寫著 功課。客人多的時候,必須把桌子讓出來,還要幫忙招呼。我看著他們,心裡充滿不捨與感動。他們沒有最起碼的環境,甚至沒有書桌,可是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努 力地在追求自己的未來。

我相信,這世界上每一位父母對孩子的夢想和期許,不應該有城鄉或貧富的差距。於是,我告訴我自己,對這些孩子,我們有一份不能逃避的責任。

是這一份責任讓我決定,我要爭取民主進步黨2012總統候選人的提名。我決心要和黨內先進及台灣人民一起打拼,盡我所有的力量,讓下一個世代重新相信,他們可以對國家抱持希望,他們看得見自己的未來!

父親在世的時候,並不喜歡我踏入政治這條路,但他也曾告訴我:「妳不需要跟別人爭。人家不做的、做不到的,妳再去做。」今天這個決定,不是為了爭奪什麼、或證明什麼;這個決定,是因為有一份責任需要被承擔,而我必須勇敢去背負這個使命。

馬總統上任這三年來,台灣出現了很多以前不曾出現的事情,讓人民的集體情感,不停地被打擊。中國官員來了,我們的警察忙著從自己國民手上搶下國旗,把多元 的台灣變成只有一種聲音;我們的年輕運動員出國比賽,要為台灣爭光,卻遭受不公平的對待,委屈地坐在競技場中哭泣;我們的國民也被菲律賓無理地送到中國, 連道歉也沒有一句。這些,政府都說不出個道理,也完全束手無策。

我們的年輕人一定無法理解,為什麼上一代流血流汗換來的民主自由,如今卻因為和中國交往而被輕言放棄?為什麼國家尊嚴遭受漠視、讓人吞不下去的時候,政府依舊自我感覺良好?為什麼我們的土地認同是這麼的清楚,但政府處理主權問題卻是那麼的模糊?

長久以來,是一種生死與共的集體情感,把困難的台灣凝聚在一起。可是當人民的集體情感不斷被傷害,這個政府卻無所謂,他們拿不出任何辦法,來修補這個情感。

我們要的其實不多,我們只要政府跟我們一樣在意。這個國家必須讓下一代感到驕傲,而不是焦慮。

三年來,更嚴重的是失業、貧窮、財政惡化的問題,還有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我們的年輕人,越來越不知道應該相信什麼。從小到大他們都相信,用功唸書才會有 前途。但那些在小吃店裡寫著功課,用功唸書求學的孩子們,大學畢業之後卻發現,年輕人的失業率達到了歷史新高。為什麼聽爸媽的話用功唸書,長大了卻被社會 懲罰?

台灣社會過去引以為傲的,是階級流動,是均富,但現在已經被「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趨勢給取代。這三年之中,貧富差距和貧窮家戶數,都創下了歷史新高。而且不只是房價變得跟天一樣高,讓很多人從青年到中年都被貸款套牢,連柴米油鹽醬醋茶也都在漲價,薪水越變越薄。

有錢人每天多拿出一張鈔票,根本不是問題,可是物價上漲對窮人來說,就是少吃一頓飯、甚至少讓一個孩子唸書。生存的代價,不應該變得如此昂貴;一旦如此,就需要政府織一張安全網來接住我們、來照顧我們。不過,我們的政府做了什麼?

我們的政府很會借錢,跟下一代來借錢。三年來這個政府已經舉債1兆4千億,有許多被浪費在不急迫、不必要的地方。漸漸惡化的財政赤字意味著什麼?它意味著未來的政府將被迫刪減重要的公共支出,提供更少對弱勢人民的照顧。難道這就是我們要交給子孫的國家嗎?

負責任的一代,不會把爛攤子丟給下一代。如果我們不從根本改變,那台灣整體的社會經濟結構將會繼續惡化,貧窮和負債的代代相傳,恐怕將會成為常態。

台灣正在往一個更現實更殘酷的方向改變,這個不願面對的真相已經在敲門。我們必須誠實面對它,而且,要一起徹底改變它
三年來,我們更看到了一個沒有核心價值的政府。國家領導人失去了方向感,說要節能減碳,卻也要蓋更多石化廠;說要讓房價降溫,卻又放任熱錢炒房;說要抑制貧富差距,卻拼命減輕富人的納稅;說要增加國內工作機會,卻又變相鼓勵產業外移中國。

施政上的自我矛盾,突顯了馬總統對國政的了解只淪於表面,所以他時而向東、時而向西,經常被少數人的聲音所包圍。他很在意包裝自己的形象,然而他的形象卻不會讓國家有方向;他很在意鞏固自己的權力,可是鞏固權力並不等於國家治理。這是台灣一個很大的危機。

政府存在的價值,不是要讓少數人獨享經濟發展的利益,而是讓每一個社會成員都能共享繁榮的果實。領導人存在的價值,不是打造自己,而是去打造一個未來,維護我們共同的土地、共同的價值、和共同的情感。

這是我的信念,是我所相信的台灣價值!

我不是一個擅長表演的人。因為我真的不會表演,而且政治本來就不應該只是表演。

不過,我會思考這個國家,我會思考我們的未來。我會體會這個社會裡頭活生生的每一個人,他們的喜怒哀樂。我會去理解這個國家所面臨的問題,它們的複雜與困難,會去判斷未來十年、二十年台灣面對的挑戰。然後,親自找一群人坐下來,好好研究出問題與對策的所在。

我相信,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就應該是這個樣子,所以我會繼續這樣做。

這三年來,我一直在思考與實驗,一個新的政治文化的可能性。從現在開始,台灣這個美麗的家園,可不可以不要再召喚對立的仇恨,而是來召喚共同的責任?可不可以不要再召喚政治明星來崇拜,而是召喚出負責任的新世代,把國家的擔子扛起來

我想要做的事並不容易,但卻很重要,就是把台灣從過去激情嘶吼的政治,帶往一個理性說服的政治!從過去偶像崇拜的政治,帶往用能力和溝通解決問題的政治!從一個少數壟斷的分配政治,帶往多數參與的公共政治,這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

台灣是一個處境艱難的國家。主權、外交、經濟、財政、分配、教育、治安、生態、社福、法制,這些複雜的問題根本無法簡化成一個口號。所以,我不會說:「把未來交給我,大家等著過好日子。」我會告訴大家:「未來是大家的,為了讓子孫過好日子,請大家跟我這樣做。」

讓我們一起來打造,一個讓年輕人看得到未來的國家。

在這樣的國家,教育會啟發他們的創造力,會豐富他們的文化涵養,會強化他們國際競爭力。當他們出了社會,會有穩定的產業提供他們就業,會有安全潔淨的環境可以生活。在他們遇到困難時,政府會扶他們一把,養兒育女的費用不會貴到讓人卻步,年邁的父母也有政府幫忙照顧。

在這樣的國家,城市裡的年輕人買得起自己的窩,鄉村裡的年輕人不必擠到城市搶工作。有創意的年輕人可以一展所長,勤奮工作的年輕人會得到基本的保障,他們的努力,會和經濟收入成正比,會帶給它們成就和幸福。

在這樣的國家,未來不會被毫無節制地透支。這一代會停止拿自然環境與資源的濫用,來換取短期的經濟利益,會把好山好水流傳下去。這一代會停止犧牲財政紀律,來換取選票或美化政績,不讓子孫背負沉重債務。
在這樣的國家,年輕人走在世界各地,都會為自己認同的台灣感到驕傲,而且相信政府,會維繫她的和平、安全,也會捍衛她所代表的一切。讓每一個人都相信,從上一代繼承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價值,都會毫不打折地傳承給下一代。

我的朋友們,我們都知道,打造這樣的國家,不會是一條平坦的路程;同樣的,民進黨要重返執政的過程,也必定無比艱辛。但是,我們必須傾聽台灣的聲音,我們別無選擇,必須說服人民去相信,台灣其實還有一條不一樣的路。

很多人都把這個國家的希望寄託在民進黨身上,我們必須正面回應這股強烈的期望。台灣迫切需要一個有別於國民黨的政治選項,而我們必須成為那個強而有力的選項。

我聽見台灣的聲音,她說,我們要作自己的主人,要為這塊土地付出。

我聽見台灣的聲音,她說,不能讓公平與正義遠離,人民期待著新政治、新社會與新經濟。

我聽見台灣的聲音,她說,一個新世代的力量正在興起,我們要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我聽見了台灣的聲音,我也聽到了人民的聲音,我責無旁貸,我不會逃避。我相信我可以為台灣做一些什麼,所以才會選擇站在這裡。讓我們把下一個世代的能量找出來,把未來的責任扛起來,把台灣一起贏回來!

我相信,這就是2012總統大選最大的意義,也是民主進步黨和我,必須承擔的使命。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