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學當學生的時代,有一位教授跟我說,這個社會需要民進黨,打從心裡,我真的相信民進黨會比國民黨好N倍,也因為自己那時候的年輕氣盛,對於系上一個趙姓女教授十分的不滿意,導致自己非得要出國留學,出國時大多數的學長都是傾向台灣獨立的。我們那一代,說有人會滿意KMT的表現真的不多。

連我大妹妹當初五專加入國民黨當黨員,我老爸都快氣到半死。

這好像沒多久的事,當民進黨在地方選舉獲得大勝,以地方包圍中央取得總統的勝利,真的,我那時覺得很高興,覺得很驕傲。但是"有權力,就有腐敗;有絕對的權力,就有絕對的腐敗",民進黨也用他們來做一次證明。

從那時起,我不再對政治人物有任何的信任,有些人也都是如此吧。但是看到本土基本派為了挺民進黨,挺到連我都覺得很莫名其妙,台灣的政治發展亂到極致,難道民進黨一點貢獻都沒有,把到
經濟、教育體系被搞亂,甚至連不應該上得了台面的三字經都可以由政治人物朗朗上口。更可怕的是把最不應該宣揚的部份標榜成台灣文化。法西斯的心態讓我覺得我認識的台灣已經消失不見了。

講人情、重意氣並不是黑道的那種相
挺,而是關懷、有同理心,知道在高壓、極權的統治下要互相幫忙,那種生命共同體會出來的彼此照顧。苦中作樂並不需要去踐踏別人的尊嚴與生存的權利。

痛恨228或KMT對本省人的壓迫不代表要用同樣的方式來對待不同意見的人。我看到族群被撕裂,仇恨被放大。因為,政治人物沒有辦法解決現實問題,只有把大家帶入集體歇斯底里的情緒中。選舉的造勢場子越來越大,錢越花越多,搞了很多大而無當的公共建設,一步一步的把台灣的積蓄花光。

如果,選舉真的如政治人物所說的是一場戰爭,台灣人可不可以來場對戰犯的審判?
我覺得很悲哀,所以只能在部落格發發牢騷。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igbird
  • 如果真的相信"有權力,就有腐敗;有絕對的權力,就有絕對的腐敗"這句話,
    DDP 事實上表現出的腐敗,透過選舉早已經對 DDP 做了很重的懲罰了,
    那反過來看,更有權力、更腐敗的 KMT,有得到同等比例的懲罰了嗎?這是一國兩制、兩套標準。


    有些人挺DDP、挺扁、挺基本教義派的人,其實是在挺一個台灣的基本價值,在這塊土地下做人、生存的基本價值。我們要不要一國兩制?我們要不要公平正義?我們要不要黑金?我們要不要司法獨立?甚至我們要不要跟其他國家人民一樣的獨立能力?…DDP、阿扁都只是個代表符號而已,換個黨、換個人、換個顏色,只要價值相同,還是照挺的,因為挺的最終價值其實是在維護自己要的價值。


    在台上公開飆三字經的鄭主持人,從來就不是 DDP 的人,也沒出來選過。他飆的三字經,固然不對,可是從他的前後論述看下來,其實還蠻讓人體諒他的論點,甚至是跟著多罵幾聲的。他是農家子弟,看著大埔長好的稻田被怪手鏟平,淚飆得比三字經還快、還多!同樣的場景,主角換成當今主政的騜,極弱的論點,同樣也是出口成髒,但是最後是被包裝成"親民"的表現,這是不是又是一國兩制、兩套標準?


    連家太子爺中槍,跟 DDP何關?跟政策何關?跟"用選票還公道"何關?他自已去挺黑的、碰到黑吃黑,就該大家出來還他什麼公道?這是不是又是一國兩制、兩套標準?


    痛恨228或KMT對本省人的壓迫,要的是事實,要的是清清白白的歷史定位,不只是大赦、賠償而已,原來沒做錯的要什麼赦免?對更多非受害家屬的廣大民眾而言,其實更需要歷史的澄清,讓大家學習到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不是嗎?我們什麼時候有像德國一樣,好好地認真檢討納粹主義?有多少人清楚知道那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現在真正在撕裂族群的、放大仇恨的,不就是原來的既得利益者,擔心自己被清算、被懲罰的那群人?他們不該被清算、被懲罰嗎?對加害者極盡保護,對受害者要求遺忘,正義能平反嗎?社會價值公義何在?這是不是又是一國兩制、兩套標準?


    這次選舉結果是很讓人失望,提政策的沒人看,弊案一堆、長佔位子沒政績的,靠子彈照樣選得上。這種結果,無非是投票公民自己的墮落,以後那個候選人會認真提政見?政見實不實現也不重要了。


    看看二代健保改的邏輯、看看ECFA 談判的邏輯、看看稅改的方式…那才是該憂慮的…


    失望的不該是對政治失望,政治就是"管理眾人的事"不是嗎?眾人的事不就是自己的事…
    [版主回覆12/09/2010 10:17:42]笨蛋被選出來當統治者,有辦法嗎? 所以我才覺得可憐,因為我們在期待奇跡發生,但是,很對不起,DPP 讓像我這種人失望了。我再也不相信台面上的那些人。我想很多人都是如此。如果,當初DPP選擇不一樣的做法,把 KMT做的壞事解密,在執政期間想盡辦法還所有被壓迫的人公道,把整體環境改善,今天KMT還有機會翻身嗎? 該做的事沒有做,本身就是一種罪惡。那些做錯事的人再度受到迫害,也沒有人幫得了。因此,當他擁有權力的當時,他們會想到會有這種局面嗎?<br><br>有時候想一想,台灣的這種民主政治的結果就是一種對全體人民的處罰。政治人物把選舉當戰爭來看,人民就是砲灰!<br>我也不同意自己的修養因為被人迫害而需要打折。<br><br>我自己是覺得很可憐,從期望很高的地方被很很的摔下來,所以,就只能發發牢騷,當個俗辣而已。<br><font size="3">阿桑奇說:"<span style="color:rgb(255, 0, 0);font-weight:bold;">慷慨的有能力者不會創造受害者</span>"</font> 真的是太經典了。<br><br><br>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