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


吉隆坡的交通是出了名的糟,凌晨問了櫃台一下我們要拜訪客戶的位置,我們希望九點到那邊,櫃台居然建議我們七點半就出門。我同事一付很驚訝的樣子,不過還是約好七點半出門。


所以,我一大早就起來,吉隆坡和台灣同一個時區,所以我把手機的時間給調對,設定鬧鈴也在六點三十正常的工作。飯店有供應早餐,所以我在七點以前就準備好。其實,我們九點要到客戶那,是因為和馬來西亞電信約好十點見面。我一直有點納悶,這樣有點怪怪的。


準時七點半到Lobby卻看不到我同事,等了約十分鐘,借了櫃台的電話撥到她的房間,她急忙的趕下樓,原來她的手表和手機都出問題,她請櫃台給她Morning call,櫃台也沒Call她。她早餐也沒吃的出門。


我在計程車上問她,如果今天是去馬來西亞電信,為什麼我們還要去客戶那邊?她想想也對,在車上與客戶問是否約在馬來西亞電信就好,對方也覺得這樣比較好。於是和司機改了行程,沒想到三十多分鐘便到了馬來西亞電信。時間差不多是八點二十幾分。我心想,如果昨天先搞清楚,我那位同事也不用早餐沒吃就出門。


馬來西亞電信的建築物很漂亮,後來才知道又叫Bamboo Building。因為,外觀看起來有點像被剖開的竹子內部。我看有一個Coffee Stand,便告訴同事先去把肚子給填飽。那家小小的咖啡廳叫 San Francisco Coffee。我因為吃過早餐,所以不知道他的口味如何。


在那裡枯坐到09:45。我們的客戶Baha終於出現。我跟他確認來到馬來西亞電信的主要任務後,我想今天用到投影片的機率應該是零。因為,我們是拜訪馬來西亞電信的馬來西亞業務的CEO。他應該是沒有多餘的時間聽我說任何有關技術的問題。換句話說,要打打屁給他印象深刻。


見到這位CEO,說明白點,他還是有點官架子。不過因為我們客戶的Manage Director是這位CEO的學長,因此,見面三分情,他也讓我有機會把該說的話說完。會議結束,也達成共識,可以讓我們的產品進行測試。我同事把從台灣來的高山茶送給他。他問我,我說是「It is High Mountain Tea from Taiwan and it is a healthy drink」他笑笑說,他們是最不健康的,因為他們抽煙抽得很兇,言下之意,下次要送香煙,不是茶。我笑笑著回應。


之後,客戶載我們回到他們的辦公室。是在吉隆坡的郊外。算是湖口和新竹這樣的關係和距離。難怪飯店櫃台要我們早點出門。在客戶那,我就把產品、應用與技術相關的資訊為他們解說了一次。弄完也已經是下午三點。才赫然發現,他們好像是不吃午餐。我看一看我同事,也是精疲力竭。所以的事情都處理好後,他們想幫我們叫計程車,沒想到大部份的計程車都拒載。


為了等計程車,我們差不多又罰站了四十分鐘。離開那裡,也已經是快四點。到飯店也已經五點。還好行程沒有排很緊。那位司機在結帳時說他沒零錢找,我身上最小的鈔票又是五十元的馬幣,車錢應該是13元馬幣(約140元台幣),結果他找我30元馬幣。我等於多付了7元馬幣。不過那時我已經不想和他爭執,況且他還要回到他原來的那一區。


到飯店後,我問同事餓不餓,她說餓扁了。於是,我們走路到附近找了家麵店把肚子填飽。


出差的突發狀況其實很多。其實,因為太久沒出差了,很多事都沒安排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BOU KAKASHI 的頭像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uis lin
  • 上次出差到印尼也是類似的情形, 每天回到旅館都是 8 點 9 點以後, 乾脆就直接在飯店的餐廳用餐, 晚餐大概 100,000 盧比, 也沒有心情或時間去精打細算了! 直到最後一天上飛機前, 我才發現旅館有游泳池... (100,000 盧比好像大約是 400 台幣)  
  • Ray
  • 好像以前也有類似的回憶,別人看來輕鬆,以為出差就是旅遊。但是真正的甘苦,非當事人是無法言喻的。如果有達到預設目的就算了,不然身心受煎熬可就無處討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