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漁船被菲律賓攻擊、勒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有時候你想當文明人,也要有對應的環境。
但是,領導者的反應和態度決定了別人對你這個國家的看法。
我想菲律賓的政界太了解台灣目前領導者的能耐。
我想這件事,菲律賓是不會真的道歉或賠償的。
檯面上的叫囂不會轉變成任何實質上的改變。

參考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05120042-1.aspx

(中央社記者林行健馬尼拉12日專電)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就漁船射擊事件向菲律賓下通牒,菲律賓總統府馬拉坎南宮下午發表官方聲明,稱對事件感到哀傷,菲律賓駐台代表已向家屬轉達「慰問與道歉」之意。
 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昨晚宣布,馬總統促菲律賓12日凌晨起的在72小時內,為漁船射擊事件道歉、賠償、懲凶和談判漁業協議,否則將採取包括凍結菲勞在內多項抗議措施。
 距馬總統宣布通牒不到17個小時,馬拉坎南宮透過副發言人華爾地(Abigail Valte)發表聲明,稱菲方對於「不幸局勢感到衷心的哀傷」。
 華爾地說,「我們向死者家屬表示誠摯與深切的同情與慰問之意。」
 她並稱,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駐台代表白熙禮已經探視死者家屬,轉達了他的慰問與道歉之意。
 聲明提到,事件源起於漁業局執法船5月9日在菲國海洋轄區執行打擊非法捕魚任務,導致1名漁民死亡的悲劇。
 華爾地說,漁業局編號3001巡邏艇的小隊長已返抵馬尼拉海岸防衛隊總部,他和部屬已被解除職務。
 她補充,調查工作已經開始,菲律賓海岸防衛隊與其他機構保證調查將會「公平、透明與快速」。
 這份張貼在馬拉坎南宮官網的聲明還說,相關機構將研究如何避免類似事件在未來重演。
 這暗示著菲律賓有可能會就菲台漁業合作與台灣展開協商。1020512

參考 http://bbi.com.tw/pcman/Gossiping/1HZI2J2w.html

本文轉貼自PTT
台灣最大的本土社群網站 
 作者  kokone (kokone)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問卦] 為什麼菲律賓殺人擄船昨天才被重視?                               
 時間  Sat May 11 00:30:08 2013                                               
─────────────────────────────────────── 

    小弟是鍵盤東港人,看到網友的討論實在覺得很驚訝。我看到新聞的時候,其實有預 
料到網路上會討論,只是沒想這麼熱烈。說實話,我看到新聞直接反應是:嗯.又來了啊 
。不過看到電視畫面罹難者家屬哭喊著討海人很艱苦的樣子,其實蠻能感同身受的。我老 
家以前討海的,當初我爸、我三叔、我四叔在國中畢業後都是被我阿嬤安排去討海的。 
不過我老爸上船學不會游泳,被人家拒絕,算是逃過ㄧ劫。後來家中有在討海的,只剩我 
三叔、四叔跟我大姑丈。不過存活到今天的只有我三叔,我四叔跟大姑丈都死於海難。 
    其實討海人除了惡劣的海象,其實另一個最大的危險就是菲律賓跟印尼。在東港黑鮪 
魚還沒有成名之前,我小時候幾乎看到東港上新聞都是被菲律賓、印尼擄船、開槍的新聞 
。這種事每年必定發生,不過偶爾才上一下新聞,比今天這事件更嚴重的還一堆。我找出 
以前高中看到的一篇文章,寫作年代大約就是民國70年左右,也是我四叔過世的那個年代 
。其實裡面的內容跟今天的情況一樣,幾乎沒太大改變。節錄一些內容:

----------------------------------------------------------------------------- 
    所謂漁船被扣補,船員遭屠殺情事,是從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日,東港漁船連春財號 
被菲律賓扣補開始,隨後各國紛紛宣布二百浬經濟海域後,台灣漁船大量遭難,幾無礁類 
。 
    據陳冠學先生統計,自一九六八年七月至一九八二年一月的十二年半間,被扣漁船約 
在千艘以上,漁民被押當超出三千人,而漁船被焚毀,漁民被殘殺,當有數十艘、數十人 
。 
    漁船只要被菲律賓、印尼軍艦扣補,船員生不如死,而且要是扣補不成,即開砲轟擊 
,人船屍骨無存,例如小琉球建和志號漁船,於一九八一年八月,被菲律賓海軍擊碎,五 
名船員葬身海底。一九八四年二月小琉球海成號五名船員遭扣返國,他們表示,在被菲律 
賓海軍洗劫後,必須花費一百餘萬贖金才得回國,但菲國軍方變本加厲,索賠當初開砲捕 
船所花的軍火費。回顧不平等條約下的百年國恥,亦無甚於此。 
    ...漁船落入這兩國手中,船員必須集中在甲板上列隊受檢,稍有反抗動作,則遭開槍 
射殺,如吉盛一號的王保生和新慶旺號的的李杞璜等。輕微的用槍托重擊,尤其以船長和 
大副為然。 
    靠了岸,陸軍便接管。船上所有設備,漁獲所得洗劫一空,船員上岸身上所有也搜劫 
無遺,而且免不得又會遭毒打、污辱、用香菸燙爛嘴唇、罰勞役、作苦工等,受到慘無人 
道的私刑。 
    ...菲印等國設有重重關卡,凡是台灣漁民家屬前往營救被扣船員,則層層剝削,敲取 
重利,某些受託的華僑更落井下石,藉機設局詐騙勒索,直接找上台灣船公司騙取活動費 
,充當司法黃牛,等到錢到手了,卻逃之夭夭,毫無下文。 
    船員曾向政府建議,當武裝漁船,返航再於港口繳還武器,但政府不肯,至於所謂派 
艦護漁,只是虛應故事,與漁民合照一番而已,遇我漁船被人追殺,竟袖手旁觀,不加保 
護。 
    枋寮的船員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有兩次被印尼軍艦追殺的經驗,某次在先鋒十一號船 
上,看到印尼船,立刻丟下已撒下的拖網,倉惶逃命。當時是在晚上,船上漁火全熄,全 
船船員跪在甲板上,向預先帶去的土地公神像膜拜祈禱,船長和大副全身發抖,因為萬一 
被抓,他們要負逃亡之責。...十幾年來,他上船十餘趟,每趟回來,都好像拾回一條小命 
,尤其來回經過印尼把守的『地獄海』,和靠菲律賓當關的『鬼門關』,人人無不下跪向 
神像訴求平安渡過,全船無不發抖顫慄。一旦被發現,即全力逃命,惶惶如喪家之犬,恐 
怖至極。 
                           洪田俊,拉番上船 遠洋漁船的黑暗地獄,一九八四年
----------------------------------------------------------------------------- 
    這些故事在我小時候常常會聽大人說起,但看板上的反應,似乎是好像今天才知道有 
回事,其實蠻感嘆的。小時候很喜歡去東港東隆宮或是其他廟宇玩,有時候會看到有些人 
眼眶泛紅去到廟裡,跪著跟溫王爺訴說什麼,有時聲淚俱下。以前搞不清楚會什麼拜拜要 
這麼激動,很後來才知道,這些人都是漁民的家屬。 
    當船公司通知家屬漁船出事後,其實家屬是很無助的。在這類擄船殺人案中,唯一能 
夠求助的除了船公司跟漁會外,剩下的就只有神明。有人會問說政府,政府?那是什麼? 
可以吃嗎?這類的事件都是船公司或是漁會去尋找可以跟菲律賓接洽的人,看價碼談判 
,付錢放人。所以也才有前面說的司法黃牛。中華民國外交部或是中華民國海軍在這類事 
件中都是不存在的。比起政府,船上的神明還比較可靠。政府能做的,可能就是在死不見 
屍的情況下,要你等七年,然後給你一張死亡證明書。 
    所以看到電視畫面中,罹難者老婆喊的討海人間艱苦,想到以前討海回來會帶我去買 
玩具的四叔,心有戚戚焉。看到祂女兒喊著政府沒幫忙,其實正是東港漁民幾十年來的寫 
照。說真的,政府這幾十年來,做過什麼?以前也有漁民找立委陳情,開記者會。但依舊 
什麼也沒改變。這次的罹難者家屬算幸運了,有媒體關照。有多少漁民家屬只能在暗夜中 
哭泣。 
    也因此,每當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東港對信仰這麼虔誠,我都用捕魚的說法。看看他們 
的處境,除了祈求王爺保佑,還能做什麼呢?就像文中的漁民。這類事情我聽過的程序就 
是找船東聯絡找人談判,接著看價碼討價還價,四處籌錢,借錢,接著上廟裡去求神明。 
這幾乎是標準SOP了。找政府不如找神明可靠多了。 
    我三叔自從我四叔落海過世後,我奶奶就要他不要再討海了。這些年來,他其實也不 
太喜歡說太多討海的事。回去跟他看新聞,遇到跟捕漁有關的新聞,他只會簡單的用一句 
話表達他的看法。 
    宜蘭漁民控訴日方暴行。三叔:噴水而已,菲律賓攏開槍ㄟ。(冷笑) 
     本次事件。三叔:幹你娘,垃圾政府。(這當然是指台灣) 
     這麼多年來,我總有ㄧ種感覺,似乎台灣所謂的漁業糾紛只存在於那個叫做釣魚台的 
地方。直到昨天,媒體似乎才知道國境之南還有個更殘暴的對手。其實感概的原因有兩個 
:這麼多年來,其實什麼也沒改變,除了以前找原住民上船,現在找外勞。另一個就是這 
些事這麼多年來居然沒什麼人知道的樣子。 
    我其實問了我三叔有沒有被菲律賓追的經驗,但他只是這樣說:為什麼叫做討海不叫 
抓魚,因為魚不是我們去抓的,是跟海分的,是跟海討來的。 
    其實有了這次事件也好,這麼多年,枉死在菲律賓的漁民也不少,能讓更多人關注到 
漁民的處境。關於釣魚台的文總是大家愛吵的話題,但相較釣魚台,台灣漁民枉死在菲律 
賓槍下的冤魂和其多,付給他們的贖金也不知多少。這些發生在身邊真實的故事卻總是被 
掩蓋在那個虛無飄渺的小島下,真是很感概。 
   最後,希望小琉球的觀音媽能夠帶著亡者一路好走。也感謝各位對此事的關注。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