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現在輿論還會期望"尊師重道"嗎?
當教育體制自由化,主管單位的教改、對教育界的管理,已經讓大部分人對教育體制失去信心的時候!
還有政府高官配合媒體來醞釀"尊師重道"!
這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

對於以下的新聞,我只覺得朱先生做了很不好的示範。

因為他,身為教育者,在他學生的行為出現不當時,沒有即時且正確的表達他身為老師的立場去矯正她,卻在事後,反而在公開場合對其他人評論這位當事者,這種行為,如何讓人覺得他是一位教育者?

我認為,朱先生在踏入美容院地當時,就應該跟該立委說,如果她有私人行程,應當再約過時間討論,他應選擇先告辭。
如果這樣做,該立委還堅持要在美容院談論公事,朱先生應當很嚴肅的告訴那位立委,他覺得不被尊重、況且美容院不是討論公務的適合場所。這才是一位教育者應有的風範。

如果,教育者不能這事件發生當下發揮應有的道德勇氣,去矯正行為錯誤的當事人,反而懼怕對方的職位、怕影響討論議題的結果,選擇自我委屈,就應當承受被別人看不起的可能。

我真的覺得,這件新聞,應當被檢討的是朱先生的心態,而不是另一位被匿名、被嘲笑的立委。

就像NCC的主委選擇半蹲在林益世面前和他討論事情,是該主委的選擇,其他人能說甚麼呢?

新聞來源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30512002372&cid=1206

《各報要聞》朱敬一︰立委不尊師,豬狗不如

  • 2013-05-12 11:07
  • 時報資訊
  • 【時報-各報要聞】
昨幫高中生上公民課,語出驚人的說,自己的學生當上立委後,在一次研討會場合,竟讓他在一旁罰站「半蹲著」說話;他大罵這種學生「豬狗不如」,沒有人這樣對老師的。

  昨在媒體報導後,朱敬一稍晚又發出新聞稿澄清,指上課所描述的情境,為十多年前任中研院副院長時,與立委互動的自我嘲諷心境。而且,他利用公務之餘,幫高中生上公民課,課程需穿插實際案例,不宜將上課互動言語,視為「官方論述」,他目的是要培養高中生公民參與素養,立意良善。

  朱敬一上月起連續四周到台大社科院,替高中生上「公民概論與公民參與課程」,昨講題為「政治與市場」。朱敬一以親身經歷、幽默語言講述政治學,精采連連,讓學生直呼「比上課有趣」。談到「選賢與能」時,朱敬一以親身經歷告訴學生,投票前很難分辨「誰賢誰不肖」,而且人會隨著權力而改變。

  朱敬一說,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要他找某女立委談論公事,結果女立委說必須趕去另一個地方,要朱敬一陪她邊走邊講;沒想到走著走著,卻進入立法院的美容院,女立委當場坐下來洗頭,讓朱敬一看傻了眼,只好坐在旁邊邊談公事、邊「陪她洗頭」,「只差沒要我也幫忙抓頭」,惹來學生哄堂大笑。

  朱敬一接著說,有名立委曾是他在台大經濟系教出來的學生,在一個研討會場合,他追上去要和這名學生討論事情,結果學生看到老師,仍坐在位子上未起身,讓他「半蹲著」在一旁罰站講話。朱敬一講到這裡突然拉高分貝、氣憤地說,「這種豬狗不如的人,沒有人這樣對老師的」。

  朱敬一說,在民主體制下,對這種立委,選民只能事後淘汰,「看誰做得爛,下屆不把票投給他們」,以事後否定來督促事前努力。朱敬一不願透露該立委是誰,僅說「已卸任」。(新聞來源:中國時報─唐筱恬、侯俐安/台北報導)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