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對YOYO,我們夫妻兩人,跟在台灣搞教改的人沒什麼兩樣,真的是在拿他做實驗。這個體會,最近是越來越深了。


其實,昨晚和大鳥在去新埔練功的車上,聊到教育的問題,我自己也脫口說出:「我們人使用腦部的比率也不到20%,該背就背,不要去考慮有沒有意義,重點是去練習如何克服自己覺得無聊的過程。」


回到家後,自己反省長期以來,對YOYO背誦的要求一直沒有嚴格執行,所以,YOYO也都是用他的SHORT TERM  MEMORY(短期記憶區)來應付了事,在每次的測驗下,短期記憶區可能 BUFFER FULL 後造成混亂,時間也就這樣一點一點浪費掉了。


或許,有人會質疑背那麼多做什麼?


我想,背的內容本身是否有意義這件是不具有太大意義。有些人背數字很OK,背人名就不行。所以,背誦的方法本身應該是一種技能,在學校內要教的應該是這個才對。所以,在學校外,有很多人可以靠教授記憶術來謀生也不是沒有道理。


更進一步來說,學校要教的應該是腦部的開發。再當今的社會,全腦的開發應該是教育的重點。我的假設是,如果在學校教育環境下,可以進行全腦開發,進而在義務教育完成的同時,讓受教育的每個個體能知道自己的興趣和定位,這樣的教育應該算是成功了。


所以,如果把背誦當作是訓練技能的一部份,或是利用背誦來進行全腦的開發,是不是就不會把這件事給污名化。我還不是很清楚,但是,我開始有深刻的感覺,YOYO習慣使用短期記憶區的習慣真的不能給它繼續下去。


雖然,老婆快要考試了,她也很重視這件事,自己都撩下去釘YOYO,開始當起教育媽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IBOU KAKASHI 的頭像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