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父子都取得了晉級資格後,回到休息室,老婆說我們兩個人都太嚴肅啦,畢竟這個節目算是綜藝節目,還是要有好玩的要素。

她提醒我們兩人不要太嚴肅,要再多放鬆一點。我和 RORO 互相擊掌加油,因為,只要過了下一個賽事,晚上的便當就可以順利到手了。

在我進行比賽的時候, RORO 跟身旁的參賽者聊開了,他們都一起互相勉勵,希望彼此可以順利晉級,一起到"快問快答"再來正面對決。

我們在比賽開始前抽到16號,身旁15號那一組是李家爸爸和她那位長得甜美的國三生女兒,
正後方21號是退休教官和他充滿能量的國三生的兒子。左後方20號來自新豐的父子檔。

第三天賽事開始,經過說明才發現不會用抽籤來決定對手,而是相鄰的兩組互相進行比賽,
我們這四組鄰居必需要互相抓對廝殺。

我們與15號那一組進行組對抗賽, 四人一字排開進行搶答,爸爸和小孩都要答對才能取得資格晉級下一場賽事。
RORO 和那位李小妹其實不太願意在這們早的階段就要互相對決。
但是,他們也很快就認知到必須要面對現實,在進入比賽台前也都給對方祝福與鼓勵,
看到當下情景突然讓我想起 "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原來這些小孩居然在行為上已經做到這個境界。我自己內心很感動,
RORO 和李小妹兩人的互動,讓我這個 OGS 高興了好久好久。

但是,站上答題台上,我提醒自己,還是要記得初衷『協助 RORO 進入可以挑戰"快問快答"的第五關』
因此,我當時集中精神努力先祈禱,希望等會出現的題目是在我可憐而且有限的記憶範圍內,讓自己可以搶先取的資格,
這樣便可以讓 RORO 不要有後顧之憂。當然,我也順利達到這個使命。搶先得到第一分,但是站到等候台上沒多久,
李爸爸馬上還以顏色也取得一分。

最後,兩位國中生還是得要自己面對親手淘汰對方的情景。
當 RORO 答對,我們這一組取得晉級資格,他馬上向李小妹說聲承讓之類的話,
主持人胡瓜看到他們互動的情形,為了化解場面的尷尬,
開始調侃他們是否有考慮交往之類的話。一瞬間化解了感傷的告別。

休息前,RORO 趕快攔住主持人,告訴他們他想要他們的簽名和一起拍合照。主持人很爽快的答應,也完成RORO來參賽的主要任務之一。

通過第三天賽事,接下來 RORO 必須自己努力去挑戰第四天賽事,如過順利通過就得到夢寐以求參加"快問快答"的資格了。
晚餐時我心裡在想,我的階段性任務算已經完成了。
因為,他必須要利用短時間學到的技巧來闖過接下來的PK賽。

我自己則是進入放空的狀態,心裡的緊繃必須要趕快鬆弛,不然可能下一場馬上就要結束了吧。
回頭看看 RORO 他說他還不餓,不想吃太多,我自己在猜或許他也是要保持當下良好的狀態。

進入第四天賽事前, RORO 又鼓勵我要一起進入"快問快答",
因為這是晚餐時,三人一起訂下的新目標。
第四天賽事是爸爸先和爸爸 PK 之後,小孩再和小孩 PK 。三戰兩勝,搶先取得兩分者晉級下一場賽事。

一開始的爸爸PK賽顯得十分膠著,題目也都不是很容易,
讓站在等候區的我,看著看著有點快睡著了(可能吃多了?)
等到自己名字被叫到,突然醒了,對手是一位有豐富參賽經驗的爸爸,心裡想"不妙",果然第一題,
古天樂 (又稱 OS San,我們有拿到他的簽名也請教到他的本名了),才唸到第一個選項,對手就出手按鈴搶答,
我那時心裡想說,"天啊,難道就到此為止了嗎?"

但是,今天應該有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他的答案其實是不對的,這讓我可以冷靜下來,
雖然這第一題我也沒有答對,但是對手顯然對自己第一題的急躁表現開始反省,反而讓他在接下來的兩題,壓抑過度讓自己在動作上遲疑了。

我算贏在動作快,而不是真的比他懂得多。
這時候,才了解到這個節目的有趣點之一是參賽者的心理變化其實是無法預測
我有點慶幸自己居然可以進入到第五天的賽事,回到等候區馬上跟 RORO 握手,希望把這個好運馬上傳遞給他。

RORO 對手又是原本站著隔壁的鄰居,是位姓石的國一女生,還沒比賽前也嘟嚷著希望不要和 RORO PK,
因為 RORO 是國二生,之前表現還讓她感覺有點實力。RORO  安慰她說搞不好出國小高年級題目,她的印象可能會比國二生還深。
但是命運就是如此好玩,兩次對決的參賽者都是旁邊的女孩。

第一題,RORO 先按鈴搶到答題權,但是卻回答錯誤,石小妹回答正確先搶得一分。我感覺到 RORO 突然燃起鬥志,或許當時他覺得爸爸可以晉級,他也一定可以。結果第一題的失誤,卻沒有讓他心裡產生退卻,進而影響到他接下來兩題積極搶答的決心,
光是這一個顯著的進步,著實讓我吃一驚,因為他以前遇到一點小小挫折,很快就會選擇放棄的。
他和我的對手比較,他選擇積極進取而不是謹慎小心。
這一點在他的這場PK賽真的是蠻關鍵的。

父子都可以進入第五天的賽事,三個人在休息室真的很高興。
老婆笑著說 YOYO 早就預言我們可以進入最後一天賽事。

RORO 到此時的表現,我的感覺其實可用他的先前的話來形容,"如夢一般"!

第五天賽事開始之前,我們晉級的八人的排序需要重抽, 結果是 RORO 和我分別是第四和第八。
這對我而言是一個不錯的安排,如果 RORO 確定晉級,我就可以安心放鬆來玩遊戲了。
快問快答的規則是自己選擇題組,並在四十秒內,用最快的速度回答提問人的唸出來的問題,得到最低分的群組將會被淘汰。
RORO 在站上答題台的過程又特意放慢,主持人也問他在想甚麼,他回答他思考應該要選自己座號5號相同的題組。
果不出我所料,RORO 進行"快問快答"時應該是當日最佳狀態,以七分的高分領先。而我前面的李同學也很優秀,拿了六分高分。

當我站上回答台上時,因為我是做後一位,題組只剩最後一個,沒的選。
主持人稍微虧了我一下,瞬間激發了我的鬥志,前面的答題應該都很順,
結果居然卡在"豬"這個字。勉強拿了個五分,也可以晉級到"專家提問"這一關。

"專家提問"的問題其實真的難度較高,但是參賽者選題策略也是很重要,RORO答對一題生物題之後居然選擇"旅遊人文",
讓我嚇了一跳,因為旅遊人文的範圍是最廣的,老師出完題後,他居然選了個錯誤答案(顯然是用猜的),看來再度晉級機會也已經不高。
第一位答題者是兩分,之後是他一分較高,到我之前李同學的時候,他可能都還有機會。
可是李同學的能力和企圖心都很旺盛,也拿到兩分,他已經確定無法參加決賽了。

輪到我的時候,我第一題選擇家庭醫學,回答之後,儘管主持人討論的感覺是我的選擇可能是錯的,
但當時我自己很有信心地確認自己的選擇是對的,趁那個討論的空檔思考自己要選擇哪一個,生物或是國文?因為旅遊人文的變化太大了。

公布第一題答題正確之後,我選擇了生物,題目是娃娃魚,光聽到題目我想自己應該是穩過了。
當時腦袋馬上出現"有肺"這個關鍵字,但是腦內影像出現的卻是"菲哥與小佛" (我家兩個小朋友最愛看的DISNEY 卡通) 鴨嘴獸 PERRY。
當時就連結到鴨嘴獸是哺乳類,嘴吧就說出"哺乳類"這三個字,說完就知道毀了。
主持人問我為甚麼不是選"兩棲類",這就是當時說不清楚的為甚麼!

父子倆人以同樣分數落敗在同一關結束比賽,也是一件十分好玩的事。
最最高興是 RORO可以很快平復自己落敗的失落,發表得體的落敗感言。
(這段感言其實 大家一定要看的)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