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了。

最近,去年通過的怪怪版證所稅又被搬上台面檢討了。

其實一個負責的政府課徵資本利得稅是對的[即使我對現任的政府的施政很不以為然],
其實課徵證所稅本身是對的,但是愚蠢的政府卻把它搞到天怒人怨,也只能讓人搖搖頭!

但是幾乎不會被課到證所稅的一般台灣民眾,
在接受民調時,居然跟著資本家掌控的媒體一起反對證所稅,
這實在是一件讓我想不透的事!

在阿扁執政時期,對所謂聘請竹科新貴的公司啟動了員工分紅費用化,大部分人不會反對,
但是日後間接地讓台灣高階的人才轉往大陸去工作,尋求更高的福利。
那時候卻沒看到台灣民眾一起來反對,因為很多數人服務的公司根本不發放股票紅利。
與自己無關的事,加上這是正確的方向,不反對也是可以理解。

事實上以目前通過的證所稅版本來看,一般民眾會被課徵到的比例是非常的很低,
但是我猜大部分的人還是懷抱日後自己也可以從操作股票上獲得暴利的夢想,
所以十分的反對讓自己夢想提前破滅的這個法案。

資本家每到選舉都要提供政治獻金給特定候選人,這些花費是跑不掉的,
所以,資本家不想被再被剝一層皮的情況下,運作自己可以掌握的媒體,
甚至不惜犧牲一至兩年可以從台灣股市的獲利機會,
讓台灣的股票市場的成交值大量萎縮,用來迷惑一般平民百姓,
告訴他們,就是因為證所稅的關係,所以台股才會如此委靡不振。

[但是,他們的資金其實還是流竄世界各國繼續賺他們的,願意給其他國家課稅,也不願意在台灣課稅]
但台灣經濟是因為產業被這些資本家外移而造成空洞化的事實,卻沒有人去仔細去深究。
一般平民百姓勇於當資本家急先鋒,確實是一件有趣的社會現象。
其實,社會不需要對立,但是被操弄而不去細究真相是很悲哀的。

多賺錢就多繳稅是一個天經地義的事,資本家的企業一直享用政府的稅收所進行基礎建設、還享有油電補貼和租稅減免,

但政府卻對資本家的大量獲利卻無法徵收想對應合理的稅賦;國家財政卻由大部分中低收入的民眾來支撐,這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
一般百姓如果不看清楚這個事實、那日後房地產的資本利得的實價課稅,我看也推不動了。

一個有遠見的政府,是不會放任資本家予取予求的,可惜民主選舉的花費太大,

資本家一點點的政治獻金造就出來得選舉明星,日後掌握政府就可以確保他們可以穩定而無憂的持續獲利,怎麼看都是很划算的。
以這種情況發展下去、租稅的公平正義在目前的台灣應該是不可能的了。

令我好奇的就是這些資本家的成本低就一定會賺錢的觀念[可能是台灣長年養成對外低價競爭的習慣],讓台灣走上不歸路的。
經濟上有沒有競爭力才是股票市場的基本支撐,不管成本多低,不值得持有的東西都不應該持有。


參考一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focus/zblds/

  •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对已经实现的资本利得收益征收资本利得税,某些条款也规定对延期收益债比如零息债券征收资本利得税。资本利得税并入个人所得税体系中。不同的情况下,资本利得税可以做一定的降低。

  • 法国

           无论收入水平如何,资本利得税率统一为27%。某些情况下,资本利得税可以被减免。

  • 加拿大

         资本利得的50%按照一般所得税税率进行征税。目前,资本利得税的征收对长期投资资本利得与短期投资资本利得不作区分。某些例外情况,比如出售自己主要居所所获收益,是不被征税的。

  • 美国

           个人和企业都要为资本利得缴税。但是,对于个人来说,长期投资的资本利得税率较低,2003年,长期投资的资本利得被调降到15%,短期投资的资本利得税率较高,与一般所得税税率相同。然而在2011年,所有被调降的资本利得税率将回复到2003年前的水平,即20%。

  • 德国

           对出售已持有1年以上的股票所获的收益和对出售已拥有10年以上的房地产所获的收益,都不征收资本利得税。但是,德国目前有一些预案计划在2008年到2009年引入新的资本利得税制度,税率在20%-30%

參考二 (經濟日報 整理表格)
各國資本利得比較  

創作者介紹

AIBOU KAKASHI

AIBOU K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